乐游乐学首页 欢迎来到乐游乐学!

旗下网站

首页 > 营员天地 > 游学日记 >

有一种记忆难以忘怀

2017-05-24 15:21:45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   当归国的飞机脱离跑道,迎着刺眼的阳光冲向蓝天,向着太平洋广阔的海面飞去,当旧金山的排排小楼因距离拉远变成密密细点,当绵长的海岸线被层层白云像棉花糖一样遮住,我感伤又坚定,感伤于离别,坚定于追求。感伤于22天的时光飞逝,坚定于有朝一日,我还会踏上这片土地,为了心中闪烁不灭的留学梦想。也正是那时起,我开始回忆与思索这次旅行的意义。
 研学旅行旧金山行

我曾经认为22天很长,一个习惯的养成也仅仅需要18天,现在恍然22天很短,真的很短。当每一天的每一分每一秒被欢乐与新鲜填充,竟发现每一秒都像大海里的流沙,过得匆匆。纵然时光是让人措不及防的东西,却留下了太多难忘的回忆与感慨。

我仍然记得华盛顿的阴天与那个细雨蒙蒙的清晨,在酒店的小小餐厅里,我第一次品尝着美国早餐,一杯凉牛奶荡漾在胃里,烤面包裹着咸咸的鸡肉肠,奇形怪状的炒鸡蛋,美国早餐令我失望至极,匆匆拍下照发给国际朋友,却被大赞丰盛。那是第一次,我在美国感受到浓浓的又不可理解不可跨越的文化差异。美国早餐更像是每日清晨的固定闹钟,时刻提醒我这里是美利坚,那个离中国数千公里的地方。那里有不一样的饮食文化,不一样的风景。

研学旅行之华盛顿酒店

我仍然记得第一天去寄宿家庭的情景。我曾经对寄宿家庭抱有无限幻想,白人爸爸妈妈,温文尔雅,有很多孩子,独栋别墅整齐宽敞,就像大多美国电影里的一样,我幻想着与美国小孩在她家宽阔的草地上追逐,坐看云卷云舒。然而,当黑人妈妈的眼神与我相遇,当地下室客厅呈现在眼前,当她愉快的向我介绍她的男友时,我心中理想的城堡破碎崩塌。或许是因为理想与现实的差距,或许是因为她那个永远光着大半个身子吸着香烟的男友,或许是因为8点半吃晚饭,不做早餐的生活习惯,或许是因为害怕那只过于热情的宠物狗,“换家庭”一度成了我的头等大事。甚至我讨厌回家,回家就要饿着肚子熬到八点半,还要时刻紧闭房门以避免与她不穿衣服的男友相遇。我曾经在心里骂过无数遍,为何要把我分在这样一个家庭里?于是领队老师的微信繁忙起来,寄宿家庭公司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,寄宿家庭的主管与黑人妈妈的长谈开始了。于是就有了第二天天翻地覆的改变,宠物狗有了带笼子的新家,男友搬去与祖母同住,更是吃到了第一顿黑人妈妈做的早餐。我惊异于改变,更明白了沟通的意义。一味的抱怨只会加剧内心的仇恨和痛苦,沟通方是化解矛盾的良药。当我们奔跑在奥特莱斯为男主人买生日礼物时,我才发现,我已经习惯并爱上了这个我曾经痛恨的家,这对我曾经视为难以理解的黑人情侣。离开的那天,我注视着她矮小的背影消失在学生中心的院落,一份失落与留恋弥散在心底,我不再是她的girl,她也不会再来pick me up。我们又回到各自的路上,观望,前行,过着各自截然不同的生活。

\

我仍然记得在Ardmore语言学校的每一天,我依然记得obi,我的黑人女老师,我喜欢她盘坐在桌子上讲课,我喜欢她的黑色爆炸头,我喜欢她轻松诙谐的课堂,我喜欢和她,和国际学生一起探讨社会问题,从教育文凭的重要性到美国的肥胖问题。她给我的思绪插上翅膀,飞出教室的局限,让我了解各国的社会现状。我仍然记得我的德国同桌们和意大利同桌们,她们积极的与我讨论与合作,让我不再因为是班里唯一的中国学生而感到尴尬。我仍然记得我们一起制作的长城旅游海报,一起撰写的奥斯卡颁奖词,一起探讨的极限运动。那天,我打开Instagram,看到他们为我的照片点的红心赞,我发现,我又多了很多关注我的人,更多了很多我牵挂,想念,关心的国际朋友。纵然身处异地,游学牵起了我们彼此的手,使我们织就绵绵心网,丝丝是永恒的恋依。

我仍然记得当我站在闹市中的纽约现代美术馆,梵高名作之前的情景,旋转的星空,朴实的邮递员罗林,阿尔绚烂的日光直射入我的眼睛,那朵朵盛开的白玫瑰,仿佛驱散了纽约大都市特有的喧嚣与浮躁,直入内心,让我看到这位伟大画家的精神挣扎。更让我感受到纽约这座城市的多面性,它是立体的,它不只有喧嚣和浮躁,它也有着安静与纯情,它不只容纳车水马龙,它也包容异地艺术的精粹。它可以用华尔街的商业征服人,亦可以以艺术的浓情感染人。

我仍然记得纽约街边的乞讨者,那些衣衫褴褛的老者,和每天坐在世贸中心附近繁华街道的残疾人。他们“告诉”我,纵然再繁华再发达再现代的社会,也有着渺小卑微的生命,纵然独栋,联排别墅遍地,高楼林立,也存在着无家可归的弱者。纵然被自由女神的自由之光照亮的城市,也有着被生计束缚,生活所迫,无法享受“自由”人生的乞讨者。也有着慵懒与堕落,也有着好逸恶劳,也有着灯火永远照不到的黑暗角落,也有着需要被社会重新关注,包容,鼓励的人。也需要关爱,也需要志愿者,也需要无数双温暖的帮助之手,也需要汇聚爱的力量。

我仍然记得“where is my son,RuiKang?” 这句只有我们团里的人才懂得深意的“口号”,我依然记得团里的女神,学霸,大姐姐,大平兄和我们几个人组成的老龄五人组,我仍然记得团里的两对“小情侣”,我仍然记得为日本同学写情书的大男孩,我仍然记得来自山西的三个拥有甜美声音的可爱小女孩,我仍然记得总说“他怎么这么嚣张”的三个顽皮男生,我仍然记得在那个夜晚我将叉子兄弟的街边卖唱视频传到youtube,我仍然记得和我同过床的韩bling,和爱笑的两个香港,台湾籍女孩。我仍然记得爱穿橘色衣服的子维兄,风一样的男子纳海兄,和与我掰手腕的云昊兄,我仍然记得身材超苗条的晓婷,总是笑眯眯的启霏,刮刮卡创意绝佳的萱萱,当然,还有两位最最优秀的领队姐姐,娟娟和cicy。有了你们,我们才是一个完整的团体,有了你们,我体会到了跟随其他旅行社出游无法体验的乐趣与欢笑,有了你们,我课间时不再孤单,就连等地铁的细碎时光也被欢笑挤满,有了你们,我不再关注要不要在地铁车厢里抢个座位,因为只要在你们身边,欢乐便不曾远离。

研学旅行的意义,在于观赏与体验,在于文化的碰撞,更在于留下的那些阅历和难以抹去的回忆,那份就此开始的友情,那些不曾远离的关怀。当母亲的电话从中国打到美国,旅行,让我更加体会到平日中最易被忽视的关爱。旅行并非总是一帆风顺,好的坏的都是风景。心中有梦,就出来走走,以纯净之心拥抱碧海蓝天,洞察之眼体味世间百态,这就是我心中旅行的意义。

当我拉着行李,脱离“大部队”跑向前来接机的父亲,“再见”的声音从后背升起,来自女神,来自霸霸,来自团里的好朋友们,我知道这是结束,亦是开始,终结的是旅行,开始的是追忆,更是全新的牵挂与绵绵友情。我更坚信,不久后的一天,我们还会相聚,在杯子撞在一起的欢笑声中,略带调侃地畅谈20148月,谈洛杉矶灼热的日光,谈纽约繁华的小巷,谈旧金山的美丽花街,谈华盛顿的壮丽博物馆群,谈纽黑文的耶鲁梦,谈费城的斗争史,谈波士顿的宁静美,谈那次美妙又难忘的美国行。

有太多感受,是不能用文字表达出来的。我不能再写下去,因为,我怕泪水打湿了屏幕。

 

后记

第一次有写此文章的冲动时,尚在美国,是离开ardmore语言学校,驱车驶向波士顿的路上,那个夜晚,我有想哭的冲动,源于离开学校的不舍,我知道那些曾经相处十余天的朋友,将就此成为我人生的过客,不再出现在我以后的生活中,遂是感伤。也正是那天,我下定决心,归国后要写点什么纪念这次旅行,出于一贯旅行后的习惯,更出于发自内心的感受。

文中的所有名字和昵称都是真实的,直接或间接的涉及到所有全团24位团员和两位领队老师,我希望几个月后,甚至数年后,当我再次追忆这次旅行的时候,看到名字,脑海中还能浮现出他们的笑脸。也希望看得此文的团员,都能在文中找到自己的影子,捡拾起些许回忆。

此文写于旅行结束后,归国的第三天,后记写于第四天。是边听着金玟岐的《岁月神偷》边写完的,写给自己,亦写给这次旅行。